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改善痤疮瘢痕文献解读】拯救痘痘肌的超强“武器”— 透明质酸

Tags:    更新:2021-08-23

前不久,有许多顶流女星与VogueFilm合作的电影级大片上了热搜,每个人都精致到像是从完美世界走出来的主人公。然而,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因为不完美的肌肤而烦恼。都说女性一辈子都在与减肥--这项巨大工程做抗争,除此之外,有一个长时间困扰着我们的难题,那就是痤疮瘢痕。

其实,痤疮瘢痕一直困扰着全世界绝大多数的人,相信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深受其影响。一项研究数据统计全球有将近20%的青少年患有中至重度痤疮1,而这种症状可能一直维持到20或30岁的概率分别是64%43%2,严重的影响着人们的身心健康,带来焦虑和不安,甚至自杀3-5。大家是不是没有想到小小的痤疮居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然而如今对于痤疮瘢痕的治疗无非是激素类药物局部涂抹治疗,或是激光治疗,这些治疗往往会带来诸多不良反应,且大部分治疗的目的是减少瘢痕,而非完全清除瘢痕6

今天为大家介绍另一种有效治疗痤疮瘢痕的物质-透明质酸(HA)。

大家对HA应该不会陌生,它是一种功效庞大的化学物质,不仅是化妆品中的王牌补水成分,还是求美者塑造面部轮廓的首选。除此之外,它能够作为一种填充剂有效的修复痤疮瘢痕。

在2018年的一项纳入12名中重度痤疮瘢痕受试者、36周、开放性、非比较性临床试验研究中,连续3个疗程(间隔4周)注射HA,以0周为基线,评估在第4、12、36周时,面部凹陷萎缩性痤疮瘢痕和周围皮肤的改善情况7

结论

1. HA显著改善了痤疮瘢痕的严重程度。

2. HA的治疗效果为渐进性,治疗总体上耐受性良好。

 

具体研究结果,如下:

01

经HA注射治疗后,痤疮疤痕严重程度显著降低

在治疗前,痤疮瘢痕严重程度量表(Scale for Acne Scar Severity,SCAR-S)评分8“严重”痤疮瘢痕的受试者比例为42%,在第4周下降到了17%,第12周和第36周下降到0%。此外,SCAR-S评分为“轻度”的受试者百分比在第12周为25%,在第36周增加到42%。在第36周时,一名受试者(8%)的SCAR-S评分为“几乎痊愈”

02

经HA注射治疗后,受试者研究者均认为痤疮疤痕得到了巨大改善

根据总体美观改善量表(Global Aesthetic Improvement Scale ,GAIS)评估,即受试者和研究者通过比较标准化的治疗后照片和基线照片来评估审美改善。

结果显示,大多数受试者评估他们的痤疮瘢痕和皮肤质量在所有时间点都得到改善。评估痤疮瘢痕皮肤质量有很多或明显改善的受试者百分比从第4周的8%增加到第12周的41%,在第36周进一步增加到59%

研究人员评估认为100%的受试者在第8周(2次治疗后;数据未显示)痤疮瘢痕皮肤质量得到了改善。被评估为痤疮瘢痕和皮肤质量有很多改善的受试者百分比从第4周的0%增加到第12周的50%,然后在第36周进一步增加到83%(75%有很多改善+8%明显改善)。

无论是受试者还是研究者,均未评估受试者的痤疮瘢痕和皮肤质量在任何时间点变得更差。

治疗前和36周后的代表性受试者照片清楚地表明,HA治疗后痤疮瘢痕逐渐改善

03

经HA注射治疗后,受试者满意度高(83.3%)

对脸部整体外观满意的受试者百分比从基线检查时的33.3%增加到第36周的83.3%

与基线检查时相比,对皮肤触感质感满意的受试者百分比在第36周时都有所增加;其中对皮肤结构皮肤光泽度改善的满意度增加幅度最大。

 

04

经HA注射治疗后,无严重不良反应,安全性良好

大多数受试者在所有疗程后都会出现红肿和肿块。大多数反应为轻度至中度,治疗后14天内消退。大多数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都是轻度到中度的,并且在研究结束时都得到了解决。无一例严重不良事件。

此外,由于患者瘢痕的异质性,无论是瘢痕类型还是瘢痕严重程度,通常需要综合治疗方式。9

一项2020年最新研究中10,纳入了102名痤疮患者,并将HA+ BoNT-A+利多卡因混悬液,用美塑机器于面部进行注射, 注射深度0.8-1.2mm。治疗后1个月使用40倍照相放大技术进行计算机分析。根据GAIS评分,对比基线和治疗后1个月、6个月的治疗效果。组织学检查评估了新胶原生成、新弹力蛋白生成和稳定透明质酸的维持时间。

图为41岁男性痤疮患者,治疗前(图a、c)患者皮肤油腻、厚,有严重的痤疮疤痕。经过1个月注射治疗后(图b、d),痤疮疤痕得到显著改善。箭头3、4表示点粗糙程度,显示相较于治疗前,治疗后的粗糙程度得到改善。

治疗1个月后,计算机分析结果显示:

 

肌肤的平均粗糙度降低了27.48%,由29.04 μm (治疗前) 降低到21.05 μm(p<0.0001)

治疗后1年皮肤活检可见新胶原蛋白和弹力蛋白生成的证据

将1μL的稳定HA微滴精确注入真皮。在真皮深层发现稳定HA颗粒,移位的胶原纤维显示出提升作用。注射后13个月,显示真皮中的胶原纤维比1个月时更厚、更致密。稳定HA颗粒虽然缩小,但仍然存在。这一发现证明,0.001mL的微液滴维持时间超过1年

41岁女性HA注射后颞部皮肤组织切片H&E染色。左图为注射一个月(40x)。右图为注射13个月,组织切片H&E染色加入Alcian蓝染色(100x),箭头表示HA颗粒。

痤疮瘢痕中绝大多数为凹陷萎缩性痤疮11,HA注射治疗后,痤疮瘢痕得到了显著改善,这可能与HA的填充效果有关,也可能与HA诱导的胶原化过程有关。

 

总而言之

在高安全性的前提下,HA不仅能够使痤疮瘢痕的严重程度显著降低,还能带来更多额外的福利,如增加皮肤的含水量,使皮肤更加光滑细腻有光泽,能够促进肌肤新胶原新弹力蛋白生成。此外,治疗效果呈渐进性,且长期有效求美者满意度高

这一切都说明了HA能够带给求美者更好的体验,为治疗痤疮瘢痕提供了一种有价值的解决方案。

 

CN-RES-2000029

 

材料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学习交流

不作为临床使用推荐及其他用途

相关临床应用应符合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使用说明书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3770-012-1088-z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3210645/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5702715/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0844551/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7096715/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7038134/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0358630/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0642983/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5597636/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359014/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0603534/

 

如需阅读全文

请联系高德美医学部

注册高德美院医师社区

获得更多医美前沿资讯

PC端链接:http://ypxcx.medsci.cn/calderma/index.html#/

参考文献:

1.     Kim B, Kim H, Kim JE, Lee SH. Retinyl retinoate, a retinoid derivative improves acne vulgaris in double-blind, vehicle-controlled clinical study. Tissue Eng Regen Med. 2013;10:260–265. doi: 10.1007/s13770-012-1088-z.

2.     Bhate K, Williams HC. Epidemiology of acne vulgaris. Br J Dermatol. 2013;168:474–485. doi: 10.1111/bjd.12149. 

3.     Revol O, Milliez N, Gerard D. Psychological impact of acne on 21st-century adolescents: decoding for better care. Br J Dermatol 2015;172 (Suppl 1):52–8.

4.     Halvorsen JA, Stern RS, Dalgard F, Thoresen M, et al. Suicidal ideation, mental health problems, and social impairment are increased in adolescents with acne: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J Invest Dermatol 2011;131:363–70.

5.     Purvis D, Robinson E, Merry S, Watson P. Acne, anxiety, depression and suicide in teenagers: a cross-sectional survey of New Zealand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J Paediatr Child Health 2006;42:793–6.

6.     Abdel Hay R, Shalaby K, Zaher H, Hafez V, et al. Interventions for acne scars.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6;4:CD011946.

7.     Dierickx C , Larsson M K , Blomster S . 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Acne Scar Treatment With Nonanimal Stabilized Hyaluronic Acid Gel[J]. Dermatologic Surgery, 2018, 44 Suppl 1:S10-S18.

8.     Tan JK, Tang J, Fung K, Gupta AK, et al.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scale for acne scar severity (SCAR-S) of the face and trunk. J Cutan Med Surg 2010;14:156–60.

9.     Sanchez Viera M. Management of acne scars: fulfilling our duty of care for patients. Br J Dermatol 2015;172(Suppl 1):47–51.

10.   Kim J. Topographic computer analysis for acne scar treatment on face accompanying biopsy study after dermal injection of hydrotoxin mixture. J Cosmet Dermatol. 2021;20(1):75-83.

11.   Shan X, Choi JH, Kim KJ, et al. Adipose Stem Cells with Conditioned Media for Treatment of Acne Vulgaris Scar. Tissue Eng Regen Med. 2018;15(1):49-61. 

 

作者:高德美医学前沿 来源:高德美医学前沿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小提示:本篇资讯需要登录阅读,点击跳转登录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