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盘点】Diabetes Care 20年6月重要原始研究进展汇总

Tags:    更新:2020-06-28

【1】血压变异性与心衰风险

 

https://doi.org/10.2337/dc19-2540

 

尽管越来越多地将血压变异性作为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但其与心力衰竭(HF)的关系尚不清楚。近日,一项新的研究评估了两个2型糖尿病队列的血压变异性与HF风险之间的关系。研究的数据来自糖尿病控制心血管风险行动试验(ACCORD)和退伍军人事务糖尿病试验(VADT)。结果显示,在ACCORD中,即使校正了其他危险因素和平均血压之后,SBP和DBP的CV和ARV也与HF风险增加相关。在VADT中,DBP变异性与HF风险增加相关。此外,在ACCORD中,基线血压逐渐降低的患者表现出CV-SBP、ARV-SBP和CV-DBP升高的HF风险逐步增加。血压变异性与血压下降有关,而与升高无关。由此可见,血压变异性与2型糖尿病患者的HF风险有关,这可能是舒张期缺血的结果。这些结果可能对优化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压治疗策略具有临床意义。

 

【2】青少年肥胖症与早发2型糖尿病

 

https://doi.org/10.2337/dc19-1988

 

2型糖尿病(T2D)越来越年轻化。近日,新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调查了青少年肥胖与年轻成人T2D之间的关系。研究评估了1996-2016年间1462362名青少年(59%的男性,平均年龄为17.4岁)。结果显示,在15810751人次每年的随访期间,有2177人(69%的男性)患上了T2D。BMI、性别和T2D之间存在交互作用(交互作用P=0.023)。在针对社会人口统计学变量进行调整的模型中,在50%至74%百分位数、75%至84%百分位数、超重、轻度肥胖和重度肥胖的男性中糖尿病诊断的风险比为1.7、2.8、5.8、13.4和25.8,在女性中分别为2.2、3.4、10.6、21.1和44.7。基线BMI与平均T2D诊断年龄之间存在负相关性:严重肥胖的男性和女性诊断糖尿病的年龄分别为27.8和25.9岁,低-正常BMI(分别为5–49%)的男性和女性诊断糖尿病的年龄分别为29.5和28.5岁。在男性和女性中,归因于青春期高BMI(≥85%)的成人发病T2D的预计比例分别为56.9%和61.1%。由此可见,严重肥胖显著增加了成年男性和女性T2D发生的风险。青少年严重肥胖症患病率的上升可能会在未来几十年内增加年轻人的糖尿病发病率。

 

【3】使用电子健康记录通过机器学习预测住院低血糖的风险

 

https://doi.org/10.2337/dc19-1743

 

近日,研究人员分析了来自大型大学医院住院的糖尿病患者的数据,并通过机器学习算法预测低血糖风险。研究人员从医院的电子病历系统中提取了四年的数据,这包括了实验室和临床护理时的血糖(BG)值,以识别生化和临床上显著的低血糖发作(分别为BG≤3.9和≤2.9 mmol/L)。研究人员使用了患者的人口统计资料、所用药物信息、生命体征、实验室结果以及住院期间接受的治疗来建型。分析了从2014年7月至2018年8月期间入院32758人次的17658例糖尿病患者的数据。逻辑回归模型的预测因素包括接受的治疗、体重、糖尿病类型、血氧饱和度水平、药物使用情况(胰岛素、磺酰脲和二甲双胍)和白蛋白水平。评估临床上明显的低血糖风险性能最佳的机器学习模型是XGBoost模型(AUROC为0.96),这优于logistic回归模型,该模型的AUROC为0.75。由此可见,在预测糖尿病住院患者低血糖的风险方面,先进的机器学习模型优于Logsitic回归模型。应该实时进行此类模型的试验,以评估其在减少住院患者低血糖中的作用。

 

【4】利拉鲁肽降低心血管风险的介导因素

 

https://doi.org/10.2337/dc19-2251

 

LEADER试验结果证实了相比于安慰剂,2型糖尿病患者接受胰高血糖素样肽1受体激动剂利拉鲁肽治疗后发生心血管(CV)事件的风险降低,但CV收益潜在的介导机制仍不清楚。为此,研究人员进行了探索性分析,以确定利拉鲁肽对下列影响主要不良CV事件的潜在介导机制:糖化血红蛋白(HbA1c)、身体体重、尿白蛋白/肌酐比率(UACR)、确诊的低血糖症、使用磺酰脲、使用胰岛素、收缩压和LDL胆固醇。研究人员选择这些候选机制作为利拉鲁肽在LEADER试验中有益的CV危险因素,从而可以降低CV风险。结果表明,利拉鲁肽对MACE的效应可能由HbA1c(分别高达41%和83%)和UACR(分别高达29%和33%)所介导。而其他候选机制的介导效应很小。由此可见,这些分析明确了HbA1c和UACR是利拉鲁肽发挥CV效应的潜在介导因素。这两个因素究竟是未评估因素的标志还是真正的介导因素,仍然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关键问题。

 

【5】高血糖Covid-19患者结局分析

 

https://doi.org/10.2337/dc20-0723

2型糖尿病患者任何感染的重要预后因素似乎都是血糖控制。没有关于高血糖患者严格控制血糖对Covid-19结局影响的信息。近日,研究人员评估了最佳血糖控制对受Covid-19影响的高血糖患者的效果。研究人员对59例中度疾病住院的Covid-19患者进行了评估。根据入院血糖>7.77mmol/L,将患者分为高血糖组和正常血糖组。结果显示,在高血糖组中,入院前有18名(72%)患者已诊断出糖尿病,10名(40%)患者未注射胰岛素。无胰岛素输注组住院期间的平均血糖为10.65±0.84 mmol/L,胰岛素输注组为7.69±1.85mmol/L。基线时,高血糖组的IL-6和D-二聚体水平显著高于正常血糖组(P<0.001)。尽管所有患者均接受了Covid-19感染的标准治疗,但住院期间高血糖患者的IL-6和D-二聚体水平持续较高。在经过风险调整的Cox回归分析中,高血糖患者和糖尿病患者发生严重疾病的风险均比没有糖尿病和血糖正常的患者更高。Cox回归分析表明,与未注射胰岛素的患者相比,接受胰岛素治疗的高血糖患者发生严重疾病的风险较低。由此可见,胰岛素治疗可能是实现Covid-19患者血糖目标并改善预后的有效方法。

作者:MedSci原创 来源:MedSci原创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小提示:本篇资讯需要登录阅读,点击跳转登录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