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曾经创造多个全国第一,如今被拍卖抵债,这家医院经历了什么

Tags: 医院  第一  全国  更新:2020-7-9

在数月前的武汉疫情中,还名列第四批定点救治医院的武汉商职医院,目前已处于停业状态。医院人去楼空,官网上的两个联系电话均无法拨通。

2020年6月2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京东网司法拍卖平台上,对被执行人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武汉商职医院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为人民币5,128万元。然而,拍卖仅有2人报名,最终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本来挺好的一家医院,有过好几项‘第一’的记录,是全国第一家由原来的职工医院,经过改制走向市场化的医院。仅仅四年,被打折处置,怪心疼的。”武汉当地一位医疗界人士告诉健康界。

创造了历史上多个全国第一

四年前的2016年5月,号称加速转型医疗产业的工程投资企业神州长城收购武汉商职医院全部股权,作价9,700万元人民币。

但后来由于业绩持续恶化,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神州长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沦落到退市地步。2020年1月,神州长城被深交所摘牌。

神州长城涉及欠款纠纷众多。天眼查信息显示,神州长城关联法律诉讼84条。如今,作为神州长城旗下资产的武汉商职医院以近乎腰斩的价格被拍卖,所得款项将直接用于清偿债务。

根据公开信息,武汉商职医院原名武汉市商业职工医院,成立于1952年,原隶属武汉市第一商业局,是市商业局系统内的职工医院。1984年夏,武汉市商业职工医院“断奶”。武汉市商业职工医院的上级主管(拨款)单位——武汉市第一商业局撤销,与第二商业局、市财贸办公室整合成武汉市商业委员会。武汉市商业职工医院就此“断奶”,再无一分钱拨款,成为中国最早走向市场的医院。

1994年,原武汉肉联厂职工医院划归移交给武汉商职医院。随后的1995年1月,武汉肉联厂职工医院更名为武汉市商业职工医院堤角分院,并正式挂牌。

2000年7月,武汉市商业职工医院完成股份合作制改造,成为中国第一家改制成功的国有医院。全院职工以国有身份置换股权,成为持股人,医院也定性为“非营利性医院”,不能分红,董事长、董事会成员也不拿年薪,医院所赚的钱用来发展医院和改善职工福利。

历经几代人努力,武汉商职医院发展成为一所集医疗、科研、教学、预防、保健和康复为一体的二级甲等综合医院,开放病床550张。

据武汉晚报2010年报道,武汉商职医院,曾26年没要国家一分钱,却用低价让普通老百姓看得起病。为此,武汉商职医院做过多项尝试,拥有多个“第一”。

1984年,“断奶”当年,武汉商职医院在全国率先推出“保险医疗”,让困难企业职工尝到了到商职看病的便宜。企业职工每年交40元-60元,商职包干基本医疗,高峰时签约企业175家。

1996年,武汉商职医院最早推出“分娩封顶价”:顺产800元,剖宫产1900元。次年分娩人数2718人,一跃成为武汉市“接生状元”,并蝉联10年。

1997年,该医院又最早推出“议价手术”,即医患讨价还价确定手术价格;最早在40余个病种中实行“单病种封顶价”;最早对110多种检查费用优惠10%。当年门诊量超过40万人次,其中80%以上是工薪阶层和下岗职工。

为方便看病,武汉商职医院在1984年设立了全国第一个门诊导医台;1996年,又最早在每个病区设立“病人库房”,外地病人可免费存放行李;1997年,医院率先取消挂号,检查科室24小时开放,病人来了随时找医生看病。

1999年,全国涨了挂号费,而武汉商职医院却取消了挂号费。病人来到医院,可直接找医生看,只要医生不在手术台,可随时看病。B超室、CT室等检查科室24小时开放,病人随时可做检查。

这种模式在当时被被美誉为“低价加贴心”,经病人口碑相传后,病源如潮水般涌来。在 2010年左右的鼎盛时期,武汉商职医院的日门诊量达1200人次,住院量560余人,远远超出同级同类医院。 时任湖北省监察厅副厅长的李述永曾评价,武汉商职医院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看病难问题。

社会变迁中未跟上潮流

在《武汉晚报》资深医疗记者田巧萍看来,“商职医院不是体制改革的惟一产物,而是有着更大的社会背景。”1984年经济体制改革以后,大批国有职工在转型中下岗,收入微薄,且失去了劳保医疗。农村病人没有医疗保障,而在大医院,“点名手术”、“特需医疗”盛行,医药费用快速上涨,当时“看不起病”成普遍现象。

2005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对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评价与建议》的报告提出的结论丝毫不留情面:“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某些方面也取得了进展,但暴露的问题更为严重。从总体上讲,改革是不成功的”。

彼时的中国,在供给侧上,公立医疗机构乃至公共卫生机构在内的所有医疗服务机构,都已经成为实行独立经济核算、具有独立经营意识的利益主体。各种医疗服务机构之间则逐步走向全面竞争,追求公益与追求经济之间出现失衡。

而在需求侧,无论是农村还是城镇的医疗保障体制都不具有强制性,在城镇地区,医疗保障(保险)制度所覆盖的人群大约有1亿人左右,不足全部城镇从业人员的半数;90%的农村人口没有医保,看病基本上靠自费。

2009年,新医改启动,国家针对解决“看病难”和“看病贵”实行了一系列改革。在医药分开改革中,公立医院15%的药品加成全部取消;虽然医疗保险待遇保障还较低,但覆盖率达到了95%;在权威杂志《柳叶刀》发表的全球的医疗可及性和医疗质量排名中,2016年的中国升至全球第48位。

为解决看病贵问题,2018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抗癌药得以更快速度进入中国市场,其中一些通过谈判降价进入了医保;近三十年来,卫生支出中的个人负担占比也降到了30%以内,达到28%;分级诊疗成为医改五大任务之首。

商职医院所在的湖北武汉,优质医疗资源在全国称得上名列前茅。在武汉商职医院周边三四公里的范围内,就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和同济医院,以及武汉市第五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亚洲心脏病医院等知名三甲医院和专科医院。

十年过去,社会背景和经济环境,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但武汉商职医院并未跟上这波潮流,反而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曾经,武汉商职医院的钱挣得格外累,病人80%以上是中低收入者,病人抠抠索索过日子,只有他们能接受的价格,他们才会去看病。“商职医院正好满足了他们的这个需求”田巧萍这样评价道。

因为医保普及,以及看病贵在一定程度上有所解决,让中低收入者看病也有了更多选择。随着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医疗体制改革和投资医疗行业的政策不断出台,拥有互联网和新技术的医疗行业也持续成长。

形势变得不一样了,武汉商职医院的口碑也在变化。武汉市民周勇2月份由于感染新冠肺炎,辗转多家医院治疗和康复,其中康复阶段是在武汉商职医院完成的。“曾经这家医院有几个专科在武汉很有名,如妇产科、骨伤科,我女儿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后来每况愈下,一直都是停滞状态。”他这样说道。

面对着更加复杂的局面,和许多社会办医医院一样,武汉商职医院也在寻求资本支持。在2015年左右的医院收购潮中,资本向武汉商职医院相继伸出了橄榄枝。

投资方退市连带医院被拍卖抵债

2015年,武汉商职医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武汉商职医院由非营利性医院变更为营利性医院。当时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度,商职医院总资产2.01亿元,净资产1.32亿元,医疗收入1.85亿元,结余 280万元。

可以看出,武汉商职医院的医院的经资产盘子并不算大,但经营状况尚可,净资产为1.31亿,账面尚有结余。

神州长城于2016年5月发布公告称,与武汉商职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和王际德、付久洲等 13 位自然人签订了《股权转让及资产收购合同》,公司以9,700 万元收购武汉商职医院 100%的股权。收购完成后,公司将全资控股商职医院。

根据合同约定,上市公司还需向武汉商职医院注入资金1.578亿元,用于其办理养老保险、偿还债务、改善员工待遇、购买设备等。考虑到以上两项出资,上市公司将共计耗费2.548亿元。

以2.5亿元的现金拿下年流水1.85亿元的医院,对神州长城来说,应该说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此前,恒康医疗也曾与武汉商职医院及管理层股东签订《框架协议》,约定受让后者100%股权。2015年,恒康医疗曾为此股票停牌。期间,恒康医疗先后聘请了律所、会计师事务所、券商等作为收购之重大资产重组中介机构,并协助武汉商职医院进行二次改制(由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变更为营利性医疗机构)。

上述受托机构还进行了武汉商职医院730名股东之股份确权事项。“让员工持股是公立医院改制阻力最小的方式之一,在早期改制中尤其多见。但随着医院发展,会出现一些遗留问题,尤其是一部分人会急于让股权变现。”一位经历过医院改制的前企业医院院长告诉健康界。

但二次改制完成之后,恒康医疗对武汉商职医院的收购终止,最终医院被神州长城收入囊中,并在四年后获得这一令人唏嘘的结局。

“现在的专科医院,有品牌价值、口碑度的医院更受青睐,而容易被替代、缺乏核心优势的医疗机构则缺乏竞争力。”中金资本执行总经理刘森林表示。

神州长城的主业为工程投资。2016年,神州长城宣布将“医疗健康产业”作为另一发展重点,并收购武汉商职医院和德国巴登巴登医院,中标了多个医疗PPP项目,与多家医学院校建立合作关系。

神州长城当时表示,收购武汉商职医院股权符合公司未来发展战略,有利于进一步扩大公司医疗服务业务,完善公司医疗服务产业布局,有利于打造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曾经,上市药企、医药器械、房地产商,甚至汽车制造商都在投资社会办医。”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庄一强提及,这些资本投资民营医疗的主要手段就是收购。“有些收购方为了转型医疗,扩充新赛道,在买下医院后,却缺乏医疗运营的能力,只是在资本市场上讲讲一时的故事。”

健康界作者郭俊认为,医疗投资突破瓶颈的关键,是真正要懂医院运营。太多医疗投资,不重视或者不擅长投后管理,不仅没有提升自己资产盘子,反而为投资或者收购的医院带来悲剧。

四年来,神州长城经营状况不佳,并最终在深交所退市,进而连带武汉商职医院被拍卖抵债,甚至流拍,或将退出历史舞台。“医院散了,医院的人员也四处流散。”知情者介绍。

“对于武汉市来说,少了这样一家医院,旁边有那么多医院还可以把空填起来,老百姓不至于无处看病。但有些地方上的医院,占一个地区的门诊和急诊比重较大的,落入类似状况的话就更糟糕了。”一位前企业医院院长评价道。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第一次流拍之后,法院将择期进行第二次拍卖。武汉商职医院的最终命运如何,健康界将持续关注。

作者:申佳   来源:健康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