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火遍全网抗新冠奇药——千金藤素,它到底是啥?

Tags: 千金藤素      更新:2022-05-14

近日,我国科学家发现的新冠治疗新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专利说明书显示,10u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专利发明人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童贻刚教授表示,从目前的研究数据看,该药物抑制新冠病毒的能力在所有人类发现的新冠病毒抑制剂中排名靠前。

千金藤素(Cepharanthine),白细胞增生药,能促进骨髓组织增生,从而升高白细胞。用于白细胞减少症。 可使外周血白细胞增多,动物实验发现,可明显预防丝裂霉素引起的白细胞减少,但不抑制丝裂霉素的抗癌作用。其作用机制是促进骨髓组织增生,从而产生升高白细胞作用。用于因肿瘤化疗、放疗引起的粒细胞缺乏症和其他原因引起的白细胞减少症。 

确实,加拿大人开始拿它准备开展临床试验了:千金藤素治疗新冠肺炎临床试验获批

一、千金藤素是什么?

千金藤素,别称千金藤碱;头花千金藤碱;千金藤啶碱等,英文名Cepharanthine,分子式为 C37H38N5O6。

千金藤素确实不是新研发的药品,它是日本药学家藤平三郎于1934年首次从头花千金藤中提取到的。千金藤素在临床上的应用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是一种处方药。最早用于抗结核治疗,效果很一般,但是在治疗过程中发现不少患者的白细胞明显上升,所以后来研究人员就尝试用千金藤素用于治疗白细胞减少症,尤其是在抗肿瘤过程中(如放化疗)出现的白细胞减少,这是目前千金藤素的主要临床用途。它能促进骨髓组织增生,从而升高白细胞,主要用于因肿瘤化疗、放疗引起的粒细胞缺乏症和其他原因引起的白细胞减少症。据化工百科介绍,目前制造千金藤素的主要原材料为地不容根粉。但可以全化学合成。

近年来还发现它还可能具有辅助治疗肿瘤的作用,是一种自噬抑制剂:Cancer Lett:新型自噬抑制剂千金藤碱能够增强非小细胞肺癌中dacomitinib的抗癌作用

二、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的故事

2020年1月,新冠疫情爆发后,筛选出来的抗新冠的药物。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童贻刚教授实验室筛选了几千个药物,最后得到了几个有效的药物,其中最有效的就是千金藤素。随后,美、日均有机构实验发现千金藤素对新冠的治疗比其他药物更好,是目前已知最有效的药物。

童贻刚团队在2020年5月在《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发布了论文,披露了相关抗新冠药物的研究结果:将穿山甲冠状病毒与2406种临床批准药物相比后,发现千金藤素、塞拉菌素和盐酸甲氟喹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潜在药物。

2021年11月,童贻刚团队在《BRIEFINGS IN BIOINFORMATICS》上发表论文,公示了千金藤素治疗新冠的作用路径:通过有效逆转感染细胞中大多数失调的基因和途径,包括ER应激/未折叠蛋白反应和HSF1介导的热休克反应等发挥作用。 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胁田隆字团队以及其他团队也曾证实过,千金藤素有抗新冠病毒的效果。其实,这里很多内容,梅斯医学在此前的相关报道中都已总结过。

可惜,童贻刚并非临床医生,也没有相关企业,同时缺少必要的经费,因此,未能将千金藤素快速应用于临床试验,开发新冠治疗药物。这是十分遗憾的。

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Wakita Takaji团队于2020年4月14日在预印版网站BioRxiv发文证实并引用了童贻刚团队的相关成果,表明千金藤素具有良好的抗新冠病毒活性,该研究结果于2021年5月在iScience 上正式发表,此后国内外多个研究团队于相继在国际期刊发表了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的文章。

研究发现,千金藤素可防止SARS-CoV-2病毒附着和进入细胞。千金藤素分子与病毒的S糖蛋白结合,阻止其与病毒受体结合——即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nelfinavir和千金藤素两种药物都显示出抗病毒活性,其治疗浓度在已获批的人体适用浓度内。nelfinavir和千金藤素抑制SARS-CoV-2的不同机制正好起协同作用,可谓是“强强联合”。例如,用nelfinavir(2.24μM)或千金藤素(3.20μM)治疗可使病毒RNA出现剂量依赖性降低,约为对照组的6%。当两者同时使用时,病毒RNA下降到0.07%。高剂量使用时,病毒RNA无法被检测到。两种药物的协同作用可以在多种浓度下观察到

An external file that holds a picture, illustration, etc.
Object name is gr2.jpg

CEP:千金藤素 NFV:nelfinavir  CLQ:氯喹;RDV:瑞德西韦

2021年7月美国芝加哥大学Drayman等人在Science发表论文,他们筛选评估了所有的上市药物,发现千金藤素的是迄今为止抗新冠病毒活性最高的小分子化合物之一。

进一步,通过体外筛选抗新冠病毒药物,发现它的药效十分强大,在同等效果下,比瑞德西韦的剂量要低7倍(瑞德西韦EC50为0.72uM,而千金藤素的EC50仅0.1uM),但是,体外试验并不等同于临床,在临床上是否有效,仍然需要开展试验进行验证。同时,就千金藤素在临床应用上看,相当安全,主要表现为消化道副反应,包括偶有恶心、呕吐、腹泻等轻度胃肠道反应。因此,具有较高的抗新冠病毒的潜力。

各种药物抗新冠病毒的作用

梅斯医学看到童贻刚教授是第一个发现千金藤素具有抗新冠病毒的作用,但是,后续深入研究的,包括对抗新冠病毒,还是日本和欧美学者做得更为深入。

三、哪些中药中含有千金藤素?

现在网上大家晒起各种“千金藤”类药物,甚至错误百出!

目前发现,地不容(学名:Stephania epigaea Lo)的块根中含较多量之千金藤素,主要包括金线吊乌龟(Stephania cepharantha Hayata)、云南地不容(Stephania yunnanensis H.S.Lo)的块根。

地不容,也称为金线吊乌龟、山乌龟。云南地不容:又名一滴血、红藤。出自《唐本草》《滇南本草》:地不容,吐痰甚于常山、白垩,恐伤人命。常山吐痰,有转达之能,地不容无转达之能,故尔忌用。《云南中草药选》则记载:“辛苦,凉,有小毒。” 

地不容故名思议,它的巨大块根不是长在土下面的,而是浮于土上面的,是土地不容纳它,所以称为地不容。也称为山乌龟,是因为它大小如乌龟相似,在地表上,远远看上去,象一个个乌龟趴在地面上。

地不容是云南著名的传统中草药,味苦辛,性凉,有小毒;具有清热解毒、镇静、理气、止痛等功效。研究测定地不容含有多种生物碱,一是吗啡型生物碱,如青藤碱、青风藤碱等;二是原小檗碱型生物碱,如四氢巴马汀、紫堇单酚碱、千金藤定碱等等。具有一定的生物活性,可以作为医药制造的原料。

另外地不容也常作为盆栽观赏植物应用,它的叶片和块根具有很好的观赏价值。

它含有,青藤碱、青风藤碱,四氢巴马汀、紫堇单酚碱、千金藤定碱等,因此,有一定的肌松的作用,因此,不能因为抗击新冠,就直接拿来食用哦。

《滇南本草》上讲到其禁忌:“气血虚者禁忌。吐痰甚于常山,恐伤人命。常山吐痰,有转达之能,地不容无转达之能,故尔忌用。”

那么千金藤中含有千金藤素吗?

千金藤,中药名。《本草拾遗》:"主霍乱中恶,天行虚劳,瘴疟,痰嗽不利,肿疽,犬毒,癞,杂疹悉主之。"

为防己科千金藤属植物千金藤Stephania japonica ( Thunb. ) Miers.[Menispermum japonicum Thunb.]的根或茎叶。分布于江苏、安徽、浙江、江西、福建、台湾、河南、湖北、湖南、四川等地。具有清热解毒,祛风止痛,利水消肿之功效。常用于咽喉肿痛,痈肿疮疖,毒蛇咬伤,风湿痹痛,胃痛,脚气水肿。

从其形态上看,与云南地不容还是有较大的差异的。千金藤还是一种多用途的植物,其块根可制淀粉和酿酒。千金藤属全世界有60种,我国有39种1变种。千金藤就存在于千金藤亚属中,该亚属我国有12种,如千金藤、光千金藤、桐叶千金藤、雅丽千金藤、纤细千金藤、草质千金藤、西南千金藤、四川千金藤、景东千金藤等等,这些种类外形很接近。主要变种有桐叶千斤藤(Stephaniajaponica var. discolor (Blume) Forman),光叶千金藤(Stephaniajaponica var. timoriensis (DC.) Forman),分布极为广泛。

千金藤茎、根含千金藤碱(stephanine),表千金藤碱(epistephanine),次表千金藤碱(hypoepistephanine),间千金藤碱(metaphanine),原千金藤碱(protostephanine),原间千金藤碱(prometaphanine),千金藤比斯碱(stebisimine)等。

在网上,很多人把金刚藤(菝葜,土茯苓),绿萝,误认为是千金藤,需要注意区分。

参考文献:

Ohashi, H., et al., Multidrug treatment with nelfinavir and cepharanthine against COVID-19. 2020: p. 2020.04.14.039925.

Ohashi, H., et al., Potential anti-COVID-19 agents, cepharanthine and nelfinavir, and their usage for combination treatment. iScience, 2021. 24(4): p. 102367.

Sixto-López, Y., et al., Structural insights into SARS-CoV-2 spike protein and its natural mutants found in Mexican population. Sci Rep, 2021. 11(1): p. 4659.

Min, J.S., S. Kwon, and Y.H. Jin, SARS-CoV-2 RdRp Inhibitors Selected from a Cell-Based SARS-CoV-2 RdRp Activity Assay System. Biomedicines, 2021. 9(8).

Ruan, Z., et al., SARS-CoV-2 and SARS-CoV: Virtual screening of potential inhibitors targeting RNA-dependent RNA polymerase activity (NSP12). J Med Virol, 2021. 93(1): p. 389-400.

Chen, C.Z., et al., Identifying SARS-CoV-2 Entry Inhibitors through Drug Repurposing Screens of SARS-S and MERS-S Pseudotyped Particles. ACS Pharmacol Transl Sci, 2020. 3(6): p. 1165-1175.

White, M.A., W. Lin, and X. Cheng, Discovery of COVID-19 Inhibitors Targeting the SARS-CoV2 Nsp13 Helicase. bioRxiv, 2020.

Drayman, N., et al., Masitinib is a broad coronavirus 3CL inhibitor that blocks replication of SARS-CoV-2. Science, 2021. 373(6557): p. 931-936.

Uzochukwu, I.C., et al., Ending the Ebola Virus Scourge: A Case for Natural Products. 2016.

Proactiveinvestors, PharmaDrug gets pre-IND meeting request granted by US FDA for oral antiviral drug Cepharanthine to potentially treat coronavirus. https://www.proactiveinvestors.com/companies/news/961604/pharmadrug-gets-pre-ind-meeting-request-granted-by-us-fda-for-oral-antiviral-drug-cepharanthine-to-potentially-treat-coronavirus-961604.html.

作者:MedSci原创 来源:MedSci原创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小提示:本篇资讯需要登录阅读,点击跳转登录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