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新冠】“血清疗法”可用于COVID-19重症患者的治疗

Tags: Covid-19  更新:2020-4-2

导言:无论是国家版诊疗方案,还是曾经抗击SARS时的经验,使用康复期患者血清进行治疗并非一件创新的事情。于是不少专家都提出疑问,用COVID-19幸存者的富含抗体的血液输血,是否可以帮助仍在对抗这种疾病的患者呢?先前并没有系统性的临床研究结果,只是凭经验去做,现在有了更多的证据,进一步支持了“血清疗法”同样适用于COVID-19重症患者这一观点。

“血清疗法”背景及原理

尽管全世界有成千上万的人死于COVID-19,但绝大多数病例(约85%)实际上是无症状或轻度的,类似于感冒或流感。但是相对受新冠病毒侵害少的人获得了强大的免疫学遗产:血液中的抗体可以识别和攻击新的冠状病毒。

当前没有药物或疫苗可帮助抵抗COVID-19。但是,根据一些传染病专家的说法,在大流行初期,医生就明白,幸存者的献血活动可能有助于保护或治疗其他人。

这个想法其实并不新鲜。早在1891年,“血清疗法”就首次用于白喉治疗。在20世纪上半叶,医生在麻疹、腮腺炎和流感等病毒感染暴发期间(包括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使用“恢复期血清”来治疗患者。

在最近的病毒危机中,已经对数量有限的患者进行了尝试,包括2003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流行病,2009年“猪流感”流行病和2012年MERS爆发(中东呼吸综合症)。

今年2月13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与中国生物接连对外宣布,开展康复病人的恢复期血浆输注渠道对其他新冠肺炎患者有一定效果。康复期患者的血似乎成了一个“特效药”,给了大众一丝曙光。而一些血制品行业人士与临床免疫专家均对此持有谨慎态度,因为其具体的作用机制依然不够清晰。

“血清疗法”原理很简单:当病原体入侵人体时,免疫系统会产生抗体,将抗体锁在敌人身上,将其标记为被破坏。恢复后,这些抗体会在人的血液中循环流通数月至数年。

从理论上讲,将其中一些抗体转移给具有相同病毒的其他人可以帮助他们的身体抵抗它。或者,将这些抗体提供给健康的人,例如前线的医护人员,可能会为感染提供一些临时保护。

更多相关研究证据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阿图罗·卡萨德瓦利(Arturo Casadevall)博士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的传染病专家莉丝-安妮·皮洛夫斯基(Liise-anne Pirofski)博士认为,在COVID-19大流行中,不会很快出现疫苗或抗病毒药物,康复患者的抗体可以提供“权宜之计”——利用“恢复期血清”。他们于3月16日在《临床研究杂志》上发表了研究。

中国一项新研究提供了更多证据,表明恢复性血清有效。这项研究是由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附属医院的刘应霞博士领导的。他们着重研究了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初期爆发中心的五名重病患者。研究发现,他们在接收输血后存活了。在短短三天内,五位患者中的四位开始退烧,器官衰竭进展逆转,病毒载量下降,并且在输血后十二天,四位患者已从能致命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中康复。截至三月底,其中三名患者已出院,其他两名患者目前情况稳定。

美国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附属的埃默里医学实验室的医学博士约翰·罗贝克(John Roback)和珍妮特·瓜纳(Jeannette Guarner)撰写了一篇有关中国新研究的社论,该研究于3月27日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

关于临床试验的报告表明,抗体治疗通常可以减轻患者疾病的严重程度并提高生存率。如果这些发现能在更大的试验中得到证实,那么广泛使用这种疗法可能有助于改变这种大流行的过程。

首批接受美国治疗的患者

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梅奥诊所疫苗研究小组负责人格里高里·波兰(Gregory Poland)博士说,使用恢复性血清是个好主意。

现在,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宣布,它已于周六获得FDA的批准,成为美国第一个将捐赠的血浆从康复的COVID-19患者输入危重病人的学术医疗中心。医院在新闻稿中说,输血发生在星期六晚上。

该治疗方案也正计划由其他地方的医生使用。本周早些时候,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在纽约市表示,将很快开始招募COVID-19幸存者的血浆捐赠,并将最初集中在重灾区纽约郊区新罗谢尔。

此外,纽约西奈山医院系与该州的血液中心和卫生部进行了合作,表示该技术的试验最早可于4月初开始。

波兰指出,医生的一般经验方法不仅限于病毒性大流行。他们通常使用免疫球蛋白注射液(从捐赠的人血中提取纯化的抗体制剂)来治疗某些疾病。此外,用于筛查传染病的现代血库技术应确保针对COVID-19的任何此类策略都将与标准输血一样安全。

遗存疑问

卡萨德瓦利说,将需要标准协议,包括物流事宜,例如当地医生、血库和医院之间的协调。纽约城市大学卫生政策管理教授布鲁斯·Y·李(Bruce Y. Lee)博士也表示这肯定值得探索。

这种新型病毒的抗体能持续多久?帮助治疗感染或提供某种保护将需要多少抗体?很明显,任何保护都是暂时的。研究人员表示,这不会代替疫苗。疫苗的工作方式是训练免疫系统,以启动自身对入侵者的反应,这种反应涉及的不仅仅是抗体。

从COVID-19中康复的人呢?他们至少有一段时间免疫了吗?目前有报道称,中国和日本的部分患者一开始无感染,后来检测结果再次呈阳性。

但是,波兰表示这些情况可能反映了测试的问题。他认为,这并不代表再次感染。那些只能算个例。

目前康复期患者的抗体与效价是多少并不清楚,血制品行业汇总通行规则是看在人体中的半衰期,对于采集时的滴度与成品中的滴度都有明确的规定与检测方法要求,但这些目前还在探索中。而目前特殊情况下,如何确保血浆来源的安全也是一个挑战。

不过,从技术上这并非是一项全新高难度的技术,从采浆到生产一般只需要2周。但最大的风险还是在于,现在有没有弄清楚康复期患者血清与正常的血液制品之间的区别。

正常情况下,这些疑问都应有一系列严格临床试验来论证,但这一流程往往需要3到5年,与现实的紧迫存在着巨大冲突。一线医生与监管部门又将如何去评估这么做的风险与收益比,是否在确保一定的严谨之下开启绿色通道,目前不得而知。

此外还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柳叶刀》此前发表的文章显示,国内目前有27%的患者接受了静丙治疗,但随着疫情的发展,各地的旅行限制和营业限制导致了血制品的上游单采血浆站出现了停采危机。若各国采集不能及时恢复,血液制品存量会逐步消耗殆尽。

作者:竹子   来源:转化医学网 

相关推荐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