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后疫情时代,社会办医在困境中寻找生路

Tags: 社会办医      更新:2020-04-09

“我们的营业面积缩减了一半,我把自己的办公室都去掉了。”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告诉健康界。

艾力彼的一项疫情期间医院运营调查显示,88.6%的医院在疫情期间出现现金流压力,50%的医院现有资金支撑不够2个月。而社会办医在短期资金的补充上,渠道更为匮乏,抗风险能力更低。

“医院不会选择在年末存留大量的现金,作为下一年度的经营费用,通常情况下不会超过下年度第一季度的固定成本费用。疫情期间,医院本身的收入大幅度下降,而支出却大幅度提升,如防护服、消毒液的费用等,这些都导致医院现有的资金难以支撑医院的正常运营。”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表示。

尽管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已批准社会办医机构陆续开工,但各家民营医院和诊所都在小心翼翼的复工试水中。疫情后时代,想尽办法度过难关的社会办医机构如何走出艰难时刻,考验着经营者的智慧,也考验着资本方的耐心,更考验着各方对社会办医的信心。

危机并未解除

湛江南油医院是一所2019年初开始改制的前企业医院。这一建院35年的二级甲等医院原本有400多名员工,年门诊量20万人次,与投资机构多轮谈判后引资失败,陷入停诊。

一年前,民营资本天源健康开启对其改制,资方派出的执行院长吴宇告诉健康界,“我们接手的时候,住院部都关闭了,花了近一年终于把科室都全线恢复。”作为附近区域唯一一家二级综合医院,南油医院也恢复了对湛江市坡头区南油片区的24小时基本急救工作。

新冠疫情到来后,南油医院成为政府指定的发热定点医院,业务再度停滞。吴宇坦言,医院为此承担了不小的代价,但作为附近区域唯一的二级医院,参与抵抗疫情也责无旁贷。

“现在我们这里疫情算过去了,属于低风险区域,现在主要解决医院业务恢复问题。”4月8日,吴宇再度对健康界表示。

疫情期间,如南油医院这样的一部分医疗机构由于承担了区域内疫情防控诊疗工作,大多进行了流程和病房的重新设计、改造,部分还新建了隔离病房,这部分支出也成为医院资金紧张的源头之一。对于自筹资金的非公医疗机构而言,压力更大。

根据艾力彼的调查,疫情之下,社会办医医院中有29%的医院没有短期资金来源,有23%的医院可以获得银行贷款,9%的医院可以从投资人处获得追加投资。

“目前社会办医的投资方分为两种,财务投资人和战略投资人,类似凤凰医疗、复星医疗等属于战略投资,本身做医疗又投资医疗,兴许影响不大,但对于财务投资者会出现一轮退场风波,单纯从赚钱角度来说投资医院必然导致一定程度退潮,总体上可以理解为疫情对私立医院体系加速洗牌,但长远来看,社会办医仍然具备长远的发展空间。”庄一强如是分析道。

相对于公立医院,社会办医的资金渠道更为匮乏,面对突发疫情的抗风险能力也更低。如果医疗服务迟迟不恢复,被拖垮的民营医疗机构也许会更多。

社会办医由于定位原因,呈现出专科轻资产模式,以眼科、皮肤科等为主,相对抗风险能力比较低。民营医院投资轻资产,集中在一些轻资产学科,因此导致一些学科一关停就全关停。相对来说,综合性医院有回旋余地。因此,私立医院以后的发展方向也面临着更多挑战。

艰难复工寻求出路

健康号作者郭俊认为,即便没有疫情黑天鹅事件,民营医院的日子本来已日渐艰难。缺乏信任与安全是民营医院致命的弱点,且是目前生存问题一个很大的难点。如何转型,转型的方向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次突发疫情则直接将寒冬中的民营医院推向了“冰河世纪”,营收趋零,而运营成本仍在。

开源节流是几乎所有社会办医机构的共同措施。张强表示,疫情作为黑天鹅事件,给自己敲响了警钟。“我们要更加注重现金流的管理,更加注重商业模式以及成本控制。”他坦言,砍掉一半办公室面积非常果断,但是此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尽管目前医疗机构陆续开始复工,但很多民营医疗机构依然不敢或不能开业。在很多地区,医美、口腔等专科医疗机构依然在被限制复工的名单内,甚至有地区要求民营口腔诊所必须给每位患者做新冠肺炎核酸检测,这无异于变相关闭复工大门。此外,还有大量机构因为未达到防疫要求不允许开业,或者验收通过后也会因为不符合复查标准又关门。

在复工复产开展较早的浙江省,仅以永嘉县为例,自社会办医疗机构复工以来,县卫生监督所出动执法人员442人次,检查社会办医疗机构336家,出具监督意见书 73份,行政处罚13家。该县县卫生监督所表示,将持续加强对复诊医疗机构的监督检查,不断筑牢医疗卫生机构安全防线。

固然,这些措施对于维护群众健康权益是有利的,但社会办医机构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一部分有资金支持的社会办医机构,正通过并购整合进行强强联合。4月8日,企鹅杏仁集团宣布,儿科品牌妈咪知道旗下深圳儿科诊所业务接入企鹅杏仁,双方将共同打造深圳儿科业务体系。

有一些社会办医机构则试图寻求资本支持度过难关。一位投资人表示,现在的确有些潜在投资或并购标的项目方,但在医疗服务市场摸盘滚打了一些时日后,出手更为谨慎;最后即使双方有意向,做市场调研、尽职调查、双方沟通谈判等必要程序还要时间,这个时段基本需要3~6个月。对于诸多民营机构而言,这么长的等待期是非常难熬的。

多法应对寻求出路

业内普遍认为,疫情过后,社会办医的行业集中度会持续上升、寡头竞争的格局进一步突显。未来几年的私立基础医疗服务行业中,头部企业投资并购、强强联合,中小型诊所品牌抱团取暖将成为常态。

成都市西区医院创始人、成都市民营医疗机构协会会长郝士权表示,本次疫情,确有可能加速民营医疗行业的洗牌。

“可以预见的是,在本次疫情的冲击下,今后地方政府除了将继续加大公立医院床位等建设投入,还或将进一步鼓励大型社会办医疗机构的发展,用市场化的方式增加可以应对灾难的优质医疗资源。”郝士权说,全社会也会更加关注生命健康问题,人民群众会更加渴求享受到优质的医疗卫生服务,民营医疗行业在国家扶持和社会共识的双重叠加下将再次迎来大的发展,也将更加坚定了社会资本踊跃投资民营医疗的信心。

对于南油医院目前的状况,吴宇介绍,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和办法,多方面应对,但作为资本方,耐心依旧不改,对于社会办医的长期信心也不变。

同样,也有部分逆流而上的民营医疗机构。据悉,上海冬雷脑科医院正在招收神经专科进修医生、技师、护士,以应对复工之后出现的手术量“井喷”。创始人宋冬雷表示,停诊并不意味着收入的减少,而是延缓。“我们扛得住,没问题,只是延缓收入。医疗需求是刚需,患者还会回来。有实力、有口碑、有能力的医疗机构不缺市场,现在是一个等待的过程。”

而张强医生集团,则在原有业务之外,发掘了新的业务模式。张强介绍,将与厂商合作,推出治疗缓解静脉曲张的医用弹力袜。“现在我们的线上商城也搭建了,医疗器械的许可证也办下来了。对于产品也有信心,质量会跟进口的是一样的,但是价格只有进口的三分之一。”张强说。

一些小型民营医院及诊所经营者,早已在朋友圈拓展了新的业务领域。有进行健康类产品在线销售的,有为国内外疫情的医疗物资牵线搭桥的,也有忙碌于线上工作模式转换的。张强表示,他们正在计划将原本10月举行的国际学术会议转移至网上进行。

当下,社会办医面临诸多难题,但行业向好的趋势依旧毋庸置疑。

“每一次灾害发生,计划经济就有回潮的苗头,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警惕的倾向。”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李剑阁称,这次新冠肺炎发生后,舆论上又有较多关于强化公有医院、批评前期医疗改革成果的声音,否定“社会办医”在医疗卫生体系中的作用。他认为,这个倾向非常危险,应该对体制机制暴露出的问题进行深入思考和完善,而不能重走计划经济的老路,否则同样的问题还会出现在下一次危机事件中。

作者:申佳 来源:健康界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小提示:本篇资讯需要登录阅读,点击跳转登录

相关推荐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