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远程视界的坟头已长草,1000家医院债务怎么解?

Tags: 远程视界  1000家医院  债务  更新:2019-8-6
7月里,分别有新京报、八点健闻等继续讲述远程视界涉嫌合同诈骗的始末原由,深挖已经“楼倒屋塌”的远程视界的坟。

在这个信息快速迭代的时代,人们已经习惯于遗忘,一个新热点出来,必然会被更新的热点碾压而过。而能够动辄被刨坟掘墓、时常唤醒人们记忆的,可能除了乐视、康美药业、康得新这类上市企业之外,再就是红极一时的P2P公司。除此,在医疗卫生领域能引起如此大的震动,牵涉上千家医疗机构的也就是2018年便已盖棺定论的远程视界了。

2018年9月3日,国家卫健委发出通知,要求各省卫生计生系统统计、报送当地医疗机构与远程视界科技集团合作的相关情况。

网络信息显示,对远程视界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韩春善立案的单位为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公安局,立案时间为2019年5月31日。韩春善涉案类别为“合同诈骗”,目前为“刑拘在逃”状态。

对于上千家医院如何卷入债务问题,如何卷入韩春善和远程视界的圈套,各种“扒皮”渠道已经有了很详细的叙述,本文不做重复解释。

本文要关注的是:

一、为何上千家医院院长会陷入债务问题?

通过梳理不难发现,陷入债务整顿的大多数为老少边穷地区的县级二甲医院、妇幼保健院、中医院。这些医院的共同特点是想发展,但缺钱、缺设备、缺人才,“所以才会被骗”。

医院本身的基础条件给予了远程视界模式施展骗术的舞台,加之一些官方、准官方机构的站台更是让当时签署协议的医院们深信不疑——医院不直接出钱,每月还一部分项目费用就可以,此等好事划得来!

再有便是媒体的推波助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即便是在远程视界资金停转的2017年9月,还有中央级媒体对远程视界的商业模式做了大篇幅报道,称其“科学地运用了医联体的优势,为我国逐渐解决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看病难等问题提供了一种思路和方案”。

二、卷入债务纠纷的医院后续出路在哪里?

公报显示,截止2014年底,全国8677所政府办公立医院长期负债合计2333亿元,其中地市以上医院占52%、区级医院占9%、县级医院占39%。卷入债务纠纷的公立医院们可谓“虱子多了不痒”。但对于年收入普遍在几千万到几个亿之间的医院来说,与远程视界合作导致的新增的数千万债务是否真的不会影响医院的正常运营?就像有的医院院长所表示的,“医院(就)要面临6914万元的设备租金债务。全院420名职工就算不吃不喝,要想还清,至少也得三年。”类似的情况下,因融资租赁而导致的债务是否会成为压在医院头顶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医院的后续出路在哪里?

假设上千家受牵连的医院大部分被判败诉,这些医院的未来出路可能包括以下几种:

1.卖地维持基本运转

2.部分科室外包

3.进行PPP改制

4.政府兜底还债

5.医院破产倒闭或清算

三、韩春善是否还有出头之日?

会包装是韩春善之流的特点——如在高规格场所举办各类活动;与高官合影留念;请国家级媒体为自己站台等等。那么,目前还处于“在逃”状态的韩春善未来是否继续能够长袖善舞也未可知,比如给自己整容、包装出新概念、新注册公司等等。当然,如果被抓,这种大额的合同问题将给予他多少年的刑罚是法律上的问题。

四、融资租赁是否还有出路?

如律师所言:“融资租赁是一种特殊的法律关系。”远程视界模式的失败虽已盖棺定论,但在不少市场人士看来,中国数量众多的县级医院普遍面临发展瓶颈,对医疗设备融资租赁的需求巨大,关键在于如何有效、有序地满足市场需求。

结语

曾经红极一时的明星企业最终沦为万夫所指的骗子公司,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否是人们太相信于“资本从诞生的那一天起,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为了财富的积累而不择手段?

远程视界的商业模式,一度被视为医疗模式创新的典范,就像某品牌饮用水的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一样的冲击人心。

只是,再好的模式终架不住人的利欲熏心。
作者:咸蛋将胡   来源: new healthca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