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鼓励民营医院牵头医共体 可先驱已被“拍死在沙滩”

Tags: 医学人文  更新:2019-8-8
“医共体的建设表明,搞分级诊疗,政府主要想依靠‘亲儿子’,并且进一步加强其垄断地位,而'干儿子'则将境遇更加艰难。”一位业内人士曾在中国医院竞争力论坛上公开表示。

他口中的“亲儿子”和“干儿子”分别指公立医疗机构和社会办医疗机构。作为分级诊疗的重要抓手,医联体建设基本由公立医院牵头组建,社会办医疗机构难免将此视为“威胁”,担心自己被排除在外而越发弱势。

如今,浙江发布的一份文件,或将改变这一局面。6月12日,浙江省卫生健康委联合医疗保障局下发《关于支持社会办医疗机构参与县域医疗卫生服务共同体建设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明确允许社会办医疗机构作为牵头医院组建医共体。

首份文件落地

纵观全文,《意见》从医共体准入、分诊、医保上给予同公立医院同等的待遇。

《意见》提到,社会办医疗机构(原则上要求为二甲以上非营利性综合医院或中医医院)可以按照自愿原则,牵头组建有公立医疗机构参与的医共体。

医保支付改革同步,社会办医疗机构牵头组建和有社会办医疗机构加入的医共体,可以医共体为整体纳入医保总额预算单位,开展医保协议管理,探索建立“结余留用、超支分担”机制。

在转诊方面,社会办医疗机构也将实现同公立医院相互转诊。《意见》提到,公立医疗机构与社会办医疗机构,以及社会办医疗机构间双向转诊的病人,履行规定转诊手续的,应享有与公立医疗机构间转诊同样的医保转诊政策待遇。

主任医师、资深医院运营管理院长郭俊相信,浙江发文彰显了当地政策开放性和前瞻性,这或许源于浙江出台这项政策是从全局考虑而非仅仅从医疗行业出发。在他看来牵头组建医共体,对民营医院来说重要的是更加宽广的能力和内涵建设,其中包括人才梯队的搭建和学科水平的提升,而这些也恰恰都是民营医院的薄弱环节。

《意见》中特别提出,要将“社会办医疗机构床位和服务量占比,作为评价考核县域综合医改和医共体建设的重要指标。”

实际上,《意见》发布之前,安徽已经把“社会办医疗机构参与医共体建设”划入的当地医改规划。

“先驱已终结”

早在2015年,安徽省天长市便以天长市人民医院、中医院和民营天康医院为牵头单位,分别组成三个县域医共体。天康医院是牵头单位中唯一一家民营医院。规模和地位相对处于弱势的民营医院突然当起“老大”,即便是放在如今看来,也仍显得是十分罕见和超前的。在此前的报道中,天长市当时成立三家医共体,是为形成三足鼎立、彼此竞争的态势。

2018年,天长将原有三个医共体调整为两个医共体,天康医院退出。仅3年左右时间,这个由民营医院牵头组建的医共体建设,便宣布就此告终。这不得不让人产生疑问:民营医院怎么就不能“带着”公立医院一起干?

“首先大概是政府不支持,另外民营医院自己也可能坚持不下去。”分析其原因,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熊茂友如此判断。

时任天康医院牵头组建的医共体理事长,胡军此前曾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就吐露出难处:由于是社会资本办医,所以在投资上,政府不会给予医共体财政支持。

对此,熊茂友建议,要让所有非营利医疗机构都享有同样的财政补贴待遇,“只有这样才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公平竞争。”

医共体组建之初,天康医院的构想是负责医共体内人、财、物管理,打造利益共同体。

天长以医共体为单位,实行按人头总额预付制,超支由县级医院承担,结余由县级医院、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按6:3:1进行分配。

实践中胡军却发现,人的管理成为最大壁垒。“基层医院为公立医院,很难控制,只能是帮扶。”胡军说。

据了解,天康医院与秦栏镇中心卫生院、官桥卫生院、新华卫生院自愿组成医共体。由于历史原因,乡镇卫生院会出现极少部分工作人员不愿上班的情况,针对这部分人员,天康医院原本想保留编制让他们退休养老,却发现并不符合政策的要求。“上班不遵守劳动纪律的人,医院也无法进行处罚……民营医院做牵头单位确实是有一些困难。”胡院长坦言。

出路何在?

安徽天长民营医院牵头组建的医共体宣布失败,似乎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目前各地医共体的发展,还远未达到需要民营医院牵头组建这地步和个阶段。” 资深民营医院观察者、中华中医药学会社会办医管理分会副主任韩晓峰举例说,只要是一个二级公立医院,就有能力把周边大多数民营医院干掉了。

在采访种,郭俊也表达了相似观点。“公立医院接受政府财政补贴,经营目标与政策目标相一致,民营医院则离不开资本市场,靠钱滚钱做大做强,因此时常对政府意志有所忽略,如果二者组建医疗联合体,民营医院必须摒弃掉资本思维,跟在国家政策走。”郭俊说,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联姻”,会有很长一段磨合时间,耐心和大家一致的共同目标缺一不可,并且无法排除中途“散伙”的可能。

至于公立医院如何与民营医院形成利益共同体,韩晓峰认为,北京曾经提出的民营医院有偿使用公立医院品牌是个比较可行的模式,如果再辅之以技术帮扶、规培等方面的利益合作便更好了,因为双方因此有了共同利益目标,共同协作发展。

韩晓峰认为,民营医院普遍渴望参加医联体或医共体,主要包含三个目的:借势大医院的品牌,增强自己医院的公信力;借助医联体或医共体内大医院,给予相应的技术帮扶;幻想通过各种形式,适当分流一些大医院的病源。

事实上,通过韩晓峰所讲这三个目的不难发现,民营医院在与公立医院“捆绑”发展中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韩晓峰亦相信,让民营医院牵头组建医联体或者医共体,恐怕是其有心无力、难以服众。
作者:杨瑞静   来源:健康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