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外科医生能向音乐家学些什么?Surgery这篇文章让人脑洞大开

Tags: 外科医生  更新:2018-3-29
今天来讲一篇发在《Surgery》杂志的雄文,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是——号召诸位外科医生向音乐家学习“练习和演出”策略。

本来这种内容也能成功灌出一篇SCI已经挺让人惊讶了,再仔细一看,作者们的单位竟然是德州安德森肿瘤中心……

既然是个研究,那到底怎么做的?

其实这是个文献类研究,这群外科医生跑到pubmed上去搜了一堆外科手术技法和练习方面的关键字,比如“手术技巧”“外科惯用手”“外科手部受伤””外科手部肌肉健康“之类的,然后再搜和乐师有关的关键字,比如“钢琴家的灵敏性”“音乐家的刻意练习”“乐师手部受伤”等等互相对应的关键字。

那既然是要学习人家,总归是要学习能够化用的部分咯,所以研究者通过文献分析,总结出了以下五个外科手术和音乐演奏有交集的部分——

1,刻意练习

2,双手灵巧性

3,表现评估

4,职业损伤

5,表演焦虑

↓↓↓在这五个领域中,他们又细细做了分析。

持续练习和刻意练习

有段时间,“10000小时定律”这个说法很流行。大意就是如果你在某个领域投入了1万小时的时间,那么你基本上会成为该领域的专家。

话讲起来容易,真能做到的人恐怕并不多。

巧的是,一般一个外科医生要成形,基本上要花5-10年,差不多就1万小时了。

钢琴师达到专业水平,差不多也需要1万小时的练习。

这是两者的相似之处,那么,可供外科学习的地方在哪呢?

职业乐师有个必修项目,叫做刻意练习(deliberate practice),指的是专注、反复、技巧性的、反射性的进行专门练习,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保持自我批评和发现错误的心态。在音乐领域,21%的表现差异可以用刻意练习解释。

也就是说是否刻意练习,刻意练习的强度和水平,在最后的表现水平上能拉开21%的差距。

研究者发现,刻意练习在外科领域同样重要。2015年的一篇文献显示,进行刻意练习的医生比起单单按照标准化培训的医生,腹腔镜手术的水平在速度、灵敏性以及GRS(Global Rating Scales)方面都要高一大截。

刻意练习不光对尚在成长中的外科医生非常重要,对已经成型的外科医生也有必要。2016年的一篇文献显示,手术量不足的机构,其90天内患者术后死亡率和癌症患者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质量都是比较糟糕的。

除了刻意练习之外,在音乐家中,持续练习也是至关重要的。也就是说,每天都得练,以防生疏。

让外科医生天天练,好像有点苛刻。但一项调查了188名总共做了56315台心脏搭桥手术的心外医生的研究显示,离开手术台的天数和回归之后患者入院死亡率成正比。

在进行下一台手术前,有3-14天的空窗期,就能把患者死亡率提高11%-14%,如果超过半个月没手术,患者死亡率将提高22%。

对于音乐家来说,休长假的同时不忘规律练习并不困难,但是对外科医生来说就难多了……因此研究者建议,对于离岗休假3天以上的外科医生,回来先安排低风险手术。

双巧手

一般人双手会分为惯用手和非惯用手。我们说一个人“左撇子”,点出的是其惯用手为左手。外科医生大多数也是这样,两只手的灵巧性不一样,惯用手水平更佳。

但是音乐家中有许多人双手灵巧性都非常高,双手的协同能力也非比寻常。许多钢琴家更是从年幼的时候就被刻意培养这方面的技能……

这对咱们医生来说确实难了啊,哪怕你从小立志当医生,你大概也只会去专心学习数理化,而不是用外科手术练习双手灵巧性和协调性……

不过也不用愁。

目前针对非惯用手的训练教程越来越多,甚至有医院让外科医生通过玩电子游戏来训练费非惯用手的灵活度。

用的还是任天堂的WII……

表现评估和比赛

在音乐家的职业历程中,各种各样的考试和比赛是必由之路。不论哪一种,基本上都是由专家或者观众对乐师的表现进行评估,以此来提高水平。

外科手术现场很少有这种接受专家审视或者同行审视然后打分评估水平的。

不过越来越多医院开始利用录像技术来进行手术表现分析。有些录像是为了让其他人学习,也有一些是给同行进行评估,大家通过录像学习施术者的优点,也通过发现缺点来警示自己。

很多音乐家会把自己的表演录下来进行自我审视和自我批评,现在外科医生也可以这么做了。

通过看自己的手术录像来进行自我评价,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研究发现,对自己的手术水平提出最多批评的那批外科住院医,他们的水平往往是同届中最高的。

虽然外科没有像音乐界一样的“手术比赛”,但是多篇文献发现,在科室中培养良性的竞争氛围,有利于年轻医生整体水平的提高,即使是明确表示“讨厌竞争”的医生,其水平也能提高。

职业损伤

音乐家和医生都可能出现职业损伤,尤其是手。

不过两者在出现职业损伤的时候表现时完全不同的。

音乐家如果在演奏的时候发现自己不舒服,出现疼痛、疲劳等症状,他们会选择停下来并且去看医生。这一点在他们的行业协会制定的职业培训课程当中都会加以说明。

外科医生呢,一般属于“轻伤不下火线”,“能忍就忍能扛就扛”,甚至有时候根本不把疼痛和疲劳当回事,觉得是职业附带属性。即便最后去看了医生,这些人很可能也不遵医嘱,不愿意好好休息和恢复。

麻省总医院的一项调查就显示,外科医生如果手部骨折,他们一般都会提前回岗而不是遵照给他们看病的医生的建议……

毫无疑问,在这一点上,音乐家的态度完全值得外科医生学习。

不仅外科医生个人,整个行业也应该学习对方行业对待职业损伤的态度,在培训和学习阶段,就应该告诉大家,如何有效的预防和观测到职业损伤,如何在漫长的手术开始前进行正确的热身,结束后进行适当的肌肉放松。并且,鼓励大家在不适的时候去看医生。

表演焦虑和β受体阻滞剂

现场音乐表演就是一场心理、情绪和智力的挑战。而对外科医生来说,他们的每一场手术都是一次带有评估性质的公共演出,而且还可能是独奏。

在音乐界,表演焦虑是比较常见的。出现这种状况的乐师一般会表现出多汗、过度通气和手部震颤。为了防止出现这个现象,部分音乐家会在表演前服用β受体阻滞剂。

这个行为看起来好像有点小题大做?其实外科医生为了手术表现更好也嗑药的,只不过不是磕β受体阻滞剂而已。

比如一项德国的调查显示,1105位外科医生中,19.9%服用过或正在服用认知增强药物。

如果外科医生也受到“表演焦虑”的影响,而且无法通过改善睡眠、改善饮食、少喝咖啡来克服,本文的研究者建议,可以在手术开始前1小时服用10-40mg的普萘洛尔。

作者:姜飞熊   来源:医学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