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如果新冠疫苗有了,那么谁应该最先接种?这又是个棘手问题……

Tags: 新冠疫苗      更新:2020-08-07

新冠疫情目前依然在全球肆虐,已经造成超过60万人死亡。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目前全球的疫苗领先者包括来自Moderna的疫苗;来自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的候选疫苗;来自中国的疫苗;以及德国BioNTech公司和辉瑞公司合作研发的疫苗。

尽管一种候选疫苗可能在今年获得批准,但该疫苗是否会带来暂时或长期免疫力,以及需要多少剂量仍有待观察,因为接种次数增加一倍意味着会使全球免疫工作更为复杂化。但是,生物伦理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一致认为,能迅速满足80亿人的疫苗剂量是一个不可逾越的挑战。

因此,必须有人决定谁应该首先接种疫苗,以及为什么是他们。

在美国,已经开始成立委员会来讨论这个棘手的问题。一个由外部健康专家组成的咨询委员会正在一个公平的框架下为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提供建议。美国国家医学院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其委员会将制定一个总体框架,以帮助美国和全球卫生决策者。

他们面临的一些最具挑战性的问题包括孕妇(通常是最后一个接种疫苗的)是否应该排在更高的位置,或者非裔和拉丁美洲人——他们受到病毒的影响不成比例——是否应该比其他人先获得疫苗。然后是全球性的考虑。

工作组的成立是为了提出一个“公平和公正”的框架,在各国之间分发疫苗,但却面临着许多实际挑战。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的生物伦理学教授Arthur Caplan认为,一些国家将有备用疫苗,而另一些国家根本无法获得许多疫苗;一些国家可以利用其对疫苗的影响力来讨价还价或谈判贸易协定。加强安全性和有效性是另一个重点,因为并非每个国家都有相同的质量控制体系。

他说:“在国际上,有很多关于每一个生命都有价值的讨论,但这并不能解决你在实际操作中遇到的短缺问题。”Caplan还担心黑市的兴起,这可能会让某些国家的富人越界为自己和家人获得疫苗。

其他生物伦理学家指出有关责任和需求的复杂问题。例如,像新西兰这样的国家在使疫情曲线变平方面做得很好,而像巴西几个月来依然在努力遏制疫情爆发。那么,在很大程度上消灭疫情的国家是否应该继续为其人口接种疫苗呢?

美国进步中心的肿瘤学家和高级研究员Ezekiel Emanuel说:“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分发疫苗以减少国际危害。有些国家确实比其他国家更痛苦。”

那么谁先接种疫苗呢?

在美国,生物伦理学家希望疫苗以集中和协调的方式分发。早在4月和5月,由于美国缺乏联邦政府的协调,各州不得不争夺包括呼吸机在内的物资,制造商也不知道该把设备送到哪里去。

斯坦福大学法律和医学教授Michelle Mello说:“我担心,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发挥领导作用,我们需要避免人们为了竞争而发生争斗。”

即使联邦政府采取措施,对于谁应该首先获得疫苗还没有达成共识。大多数专家心里都有一套分类法。全球卫生法教授、乔治敦大学奥尼尔国家和全球卫生法研究所所长Lawrence Gostin在2009年H1N1流感危机期间帮助奥巴马政府起草了有关这一问题的政策文件。他的策略是首先使用疫苗来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

他说:“也就是说,我们可能需要一种环状疫苗接种策略,以应对那些可能传播到其他城市或州的聚集病例。”接下来,他将优先考虑在疫情前线的卫生工作者。一旦他们在医院内接种疫苗,他就会把注意力转向其他重要的工作人员,包括警察、环卫工人,以及对维持我们的食物供应至关重要的工作人员。然后他会选择最脆弱的群体,包括老年人、边缘人群或那些有病史的人。

其他专家有不同的看法。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外科医生Nisarg Patel与人合著了一篇关于该主题的专栏文章,他将从高危人群入手,包括卫生工作者、基本市政工作者、弱势群体和老年人。但考虑到近一半的美国人至少有一种慢性病,可能需要考虑在这个群体中谁是优先的的问题。例如,在癌症治疗过程中免疫功能受损的患者是否应该在数以千万计的2型糖尿病患者之前获得疫苗?

Mello说:“你思考问题的方法就是考虑结果。证据仍在不断积累。”不过,她也指出,可能并非所有人都会立即接种疫苗,所以有些人可能会等着看第一批疫苗接种后会发生什么。即便如此,也不是那么简单。生物伦理学家指出,只有对疫苗的细节有了更好的了解,这些决定中的一些才能真正实施。

例如,包括虚弱和老年人在内的易感人群可能不会对疫苗产生强有力的免疫反应。临床试验的数据仍然有限。而且,如果医护人员有足够的个人防护用品来保护自己,他们可能不会第一批得到疫苗,可能仅限于那些专门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人。

Emanuel说:“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苗,但也取决于我们所做的建模。我们甚至可能会发现,减少病毒传播的最好方法是给最常见的传播媒介接种疫苗,比如杂货店的工作人员或警察。”

反疫苗人群怎么办?

另一个需要由委员会决定的问题是:如果有足够多的人不愿意接种疫苗,政府是否应该要求他们接种疫苗?Emanuel说:“自愿总是更好。强制执行从来不是它的第一选择,但它可能是必要的选择。”Caplan同意应该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因为很多人可能不愿意接种疫苗。他指出,反疫苗接种的情绪远不止局限于美国。在法国等国,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人认为疫苗不安全。

Caplan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来对付强硬派的反疫苗接种者,他们可能永远都不愿意接种疫苗。但他确实认为,可以通过展示第一批接种疫苗人群的数据,来改变那些不愿意或犹豫不决的人。在美国,他会向公众传达这样的信息:某些自由需要接种疫苗,比如旅行或送孩子上学。

Emanuel建议,公共卫生工作者甚至可以考虑与名人和有影响力的人合作,帮助传播信息。他强调,通过正确的规划和协调,这些挑战以及更多的疫苗分配是可以克服的。他说:“我们不应该放弃。”

作者:中国生物技术网 来源:中国生物技术网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小提示:本篇资讯需要登录阅读,点击跳转登录

相关推荐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