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超级医院”两登榜首,大就要有大的样子!

Tags: 病人  郑州  超级医院  更新:2020-8-3

近日,中国综合医院手术量、门急诊量排行榜出炉。在手术量排名上,郑大一附院、哈医大一院、河南省人民医院位列三甲,排行榜前100强医院的手术总量为906.24万台,约占34354家医院总手术量的15.4%。

在门急诊量排名上,郑大一附院、华科附属协和医院、华科附属同济医院位列三甲,排行榜前100强医院的门急诊量为3.51亿人次,约占全国医院总门诊量10%。虽然排行榜前10位没有一家医院来自北上广,但北京、上海、广东依旧是入选榜单最多地区,超级医院也扎堆。

紧随上面两份排行榜而来的,是社会、媒体对公立医院出现“超级医院”的问题关注。倚在具体的数据、分析之上,超级医院被打上“黑洞”、“抽水机”、“最大乡镇卫生院”等标签。特别是郑大一附院,在两份数据排行榜毫无争议地拿下双料冠军,鉴于其在全国范围内影响力并不如华西、同济、协和等,因此也被当做批判的样本吸引不少火力。

在一些分析文章中,郑大一附院被认为强势虹吸了医生、患者、医保资金。道理果真如此么?本文尝试做一些思考。

“被称为“全球最大医院”的郑大一附院在鼎盛时期有一万张床位,一年的门诊量达776万人次。在中国大型公立医院普遍存在的“看病难、看病贵”,在郑大一附院得到了一种奇特的缓解:病人挂号不限号;所有的检查当天做完;夜里12点,检验科、影像科等科室依旧灯火通明;即使最难等的住院床位,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有时要等一个星期,在这里最多两天就能排到。没有黄牛党倒号,也不需要找熟人,就能在全省最好的医院看上病。即便在今天,这也对患者极具吸引力。

截至2019年,中国拥有超过5000张病床的医院已有11家,拥有超过3000张病床的医院更达到63家。在过去十余年狂飙突进式的发展扩张中,这一中国特色的、体量惊人的超级医院群体,其形成过程固然有着历史的成因,有着存在的合理性,但负面效应也已充分显现,对所在省市的病人、医生和医保资金的虹吸效应已经形成。身处如此规模巨大的医疗资源存量市场之中,超级医院与基层医疗机构业已形成的极大差距,势必难以单纯依靠后者的增量发展,在短期内反转。”

一、医疗市场化的是与非,郑大一附院值得肯定

医疗市场化是当下医改中提得少、不敢提的词汇,直接原因与莆田系医院、科室一度造成的恶劣影响脱不开干系。当年,在长庚医院等待批文的十多年里,取而代之的市场化力量是莆田系,这让许多医院管理者、研究者在往事回首时仍然耿耿于怀。

放眼今天,在社会物质财富、卫生总费用投入都具有很好条件的时候,政府办医与社会办医、混合所有制办医都得到普遍支持。

发生在公立医院身上的“超级医院”现象,也是民营医院正在追求的目标,民营医院不更是擅长并购、连锁,形成全国乃至行业中的头部垄断吗?

近年,国家大力倡导区域医学中心建设,先期全部由公立医院牵头。假如没有郑大一附院如今的体量及服务作用,新医改可能还缺少一个鲜明案例、一种道路方向,新医改面临的研究命题可能更趋于复杂。

在我们看来,公立医院是新医改中的反应物质以及正负催化剂。第一,公立医院在全部医疗资源里,无论从供给量还是被需求量,目前仍占据大部分,这是国情,需要尊重。第二,公立医院要保持非营利性,体制上存在一些管理、合理性上的弊端,但必须适应改革、服从改革,缺点需要改善成为优点。第三,公立医院们并不是铁板一块,也有经营活力,也要改革实践。

泛泛的医疗市场化,我们同样是不赞同的。但从郑大一附院十年来突飞猛进的发展结果看,虽受到一些同行诟病,但成绩、榜样的作用不可漠视。

在我们看来,郑大一附院提出的“做精做细”、“以企业模式改革公立医院”在现行医改政策下也是合理合法的。自发、自立、自强,只有这样,公立医院才能和民营医院一较高低,才有可能在财政、医保收短了梯子以后依然做强者。

二、围绕三个中心,看郑大一附院的既往与开来

第一,以收入为中心。这不是新医改要求的,却是所有医院投资者、管理者、服务者片刻不能丢下的。上市医疗集团、营利性医院难道不重视财务报表么?就算为了广大股东利益,不应该特别看重利润么?

回过头来,以郑大一附院为例。“以企业模式改革公立医院”是不是只认收入?我们认为,这是客观结果之一,不是所有结果,也可能是改革初衷之一,不是所有目的。郑大一附院如果只认收入,没必要继续扩大投入、培养人才,那么,它和莆田系还有什么区别?自然也不可能做大做强。

郑大一附院客观上实现了对省内外患者的吸引力、服务力,使相对缺少高级医疗资源的河南省自力更生地缓解难题,向名副其实的区域医学中心拼实力。回顾郑大一附院的起飞历程,虽没有五花八门的风投加持,却有新农合、新型城镇化等时代大背景的赋能,走得最快的那段其实只用了三五年时间,这给任何改革任务以信心。

第二,以医疗为中心。换言之,就是以技术为中心。我们相信,今天的郑大一附院同十年前的自己相比,能力有很大长进。但它比较国内的华西、同济、协和等,比较国外的梅奥、克利夫兰、麻省总医院等,比较世界各地不断涌现的新疗法、新前沿等,还有许多技术上的不足。

同时,若与省内其他一些医疗卫生机构相比,郑大一附院切实掌握着一些差异化、专业化、综合化的技术优势。说个简单现象,从现有床位、医生、医疗设备等指标上,郑大一附院在坚持医疗合理性的前提下,多做一些分工、分担是适合的。郑大一附院提出“做精做细”,难道不是希望朝这个方向发展么?做大技术服务附加值是所有较高等级医院的一个永恒梦想。

当前,郑大一附院受到不少匿名同行的猜忌、排挤,缘于抢了患者和收入。我们认为,郑大一附院应该继续抢“自己能做的比别人好也愿意做”的业务,享受市场竞争和患者认同;郑大一附院也应考虑与不限数量、等级的医疗卫生机构合作,把“自己虽能做更好却不愿意做”的业务放进分级诊疗

第三,以患者为中心。换言之,以人民利益为中心。这是新医改鼓励的精神,但口号有效一定要措施具体。比如药品价格改革就抓住了“招采合一、量价挂钩”,比如医保精细化管理就瞄准了支付方式改革、严格基金监管等。

真的以患者为中心,我们要认真深刻分析:为什么776万人次的门急诊患者选择了郑大一附院?为什么选择郑大一附院做手术的患者比同属“超级医院”级别的华西多了将近一倍?我们要知道:这些患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赶远路过来的,难道原因仅仅是这家省级三甲医院挂号、床位方便么?

真的以患者为中心,我们就要认真反思: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二级公立医院、一些民营医院为什么吸引不了患者?除了没有名气、技术较弱或不全面,是否有拖延治疗、虚假治疗,欺诈骗保的情形有没有、有多少?诚然,所有医院都可能出现欺诈骗保情形,应一视同仁地予以坚决打击是硬道理。

真的以患者为中心,我们就要做好分级诊疗,用这个时代大事件来进一步帮助郑大一附院“做精做细”,来帮助确实没有那么强烈必要的患者少跑路,就近能接受合理诊疗,来帮助医保基金无论把总额最终消耗在哪,都用在了效率、用在了患者实惠身上。郑大一附院有成绩,要实事求是看待。

作者:码万祺(特约)   来源:健康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