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一例临床少见的胶冻状血清案例分析

Tags: 胶冻状血清      更新:2022-05-14

前 言

大家都知道,血液是人体生命的重要组成成分。血液由细胞成分(有形成分)和非细胞成分(无形成分)组成。有形成分包括红细胞、白细胞和血小板,统称血细胞。血液离体自然凝固而分离出的淡黄色透明液体称为血清,约占血液总量的55%~60%。健康者的血清都是淡黄色可流动的液体,而当机体发生不同情况的病变时,血清的性状也会随之发生改变,这些改变对疾病有着预示作用,是检验工作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下面笔者就针对近日碰到的一例胶冻状血清进行分析。

案例经过

某天值夜班凌晨时分,急诊来了一位救护车送来的老年女性患者,患者严重消瘦,神志昏迷。临床开具了血常规、生化和凝血功能等常规检查,并将血液标本送到了检验科。笔者收到样本后,立即按要求把标本放入离心机中进行离心。然而离心结束后,黄色标本管最上层的淡黄色血清却呈现胶冻状,这样的标本放到机器里不仅完成不了相应的检测项目,还会对机器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

图1 左边为对照,血清呈淡黄色液体状态;右边为该患者标本,血清呈不可流动的胶冻状。

案例分析

按以往的经验,有可能是采血后血液放置时间太短导致血液没有完全凝固就开始离心或者是离心机的速度过低,作用于分离胶的力比较弱,分离胶返转欠佳,致使纤维蛋白凝状物停留在血清中或胶体层中。于是,笔者调高了离心速度并且延长了离心时间,然而血清还是呈胶冻状。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查阅资料后,得知主要有以下3种可能:

环境温度过低会影响血清的析出;

浆细胞疾病如多发性骨髓瘤、巨球蛋白血症中浆细胞异常增殖产生大量免疫球蛋白;

此病患可能是心梗或者肾透患者,主要与抗凝药的使用有关;

针对第1种可能,笔者用竹签轻轻扎破胶冻状血清并将此标本放入37℃水浴箱中孵育20分钟,之后将标本轻轻摇匀,再放入高速离心机中离心。然而离心之后,血清还是呈胶冻状。

图2 水浴箱孵育离心后,血清仍然呈胶冻状

接着,笔者开始验证第2种可能。浆细胞疾病如多发性骨髓瘤常以腰痛为首发症状,主要表现为骨痛、肾功能损伤、贫血等。这类患者体内产生大量的单克隆免疫球蛋白,造成血清整体呈胶冻状难以分离,即使使用含抗凝剂的采血管也是同样的情况。单纯依靠该患者的临床表现,没有办法排除这种可能。但是该患者同时采集了含枸橼酸钠抗凝剂的血标本,其离心后能正常分离出淡黄色的液体血清。由此排除了第2种可能。

图3 患者的枸橼酸钠抗凝管标本离心后可以分离出淡黄色液体血清

针对第3种可能,笔者去临床找医生进行了沟通,得知该患者有多年的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和房颤病史,长期服用达比加群和阿司匹林。这两种药物都有抗凝作用,且在体内的抗凝作用大于体外,在体外不能刺激机体产生纤溶物质,因此在药物与黄色采血管中的促凝剂的共同作用下,血液无法完全凝固,导致标本离心后血清呈胶冻状。

这种情况下,即使延长血液凝固时间,也是无法完全分离出液体血清的。如果用吸管搅动胶块,能吸出足量的血清,则可以用此血清进行后续的生化检测。如果吸出的血清太少,不足以完成检测,则可以与临床沟通,用含肝素抗凝剂的采血管重新采集血液进行急诊生化检测。

图4 该患者的病史

此病例中,笔者与临床沟通之后用肝素抗凝管重新采血完成了生化检测,其检测结果也验证了本推断的正确性。

图5 患者的生化检测结果显示,体内蛋白球蛋白处于正常参考范围内,排除浆细胞疾病可能

图6 患者PBN2大幅升高,提示心衰,与病史吻合

案例总结

在现代医学中,检验与临床科室的关系日趋紧密,两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检验科要更好的发展,须得到临床科室与医生的支持;同时,临床诊断的准确性越来越依赖于检验项目的准确性。当患者的实验室检查出现一些异常情况时,要及时与临床协作。对于有心梗和肾透病史并长期服用抗凝药的患者,为避免出现胶冻状血清以及重复采血给患者带来的痛苦,临床应及时采用肝素抗凝管采血进行生化检测。

参考文献

[1]徐秀君.血液的组成成分和功能[J].人人健康,2020(03):28.

[2]陈佳,金炜,姚震,陆波,金敏,陈旭东,胡晓波.以腰痛为首发症状伴血清胶冻状多发性骨髓瘤1例[J].检验医学,2020,35(04):393-394.

[3] Terpos E,Ntanasis-Stathopoulos I, Gavriatopoulou M, Dimopoulos MA.Pathogenesis of bone disease in multiple myeloma: from bench tobedside. Blood Cancer J. 2018 Jan 12;8(1):7.

[4] Joshua DE,Bryant C, Dix C, Gibson J, Ho J. Biology and therapy of multiplemyeloma. Med J Aust. 2019 May;210(8):375-380.

[5]马建娥.肝素钠、肝素锂抗凝血浆代替血清应用于临床生化检验的可行性探讨[J].中国医药指南,2020,18(34):103-104.

[6]朱蕾,胡莉娟.从临床角度浅议检验与临床的关系[J].中华检验医学杂志,2007,30(02):236-237.

作者:赫志亚 上海德济医院 来源:“检验医学”公众号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小提示:本篇资讯需要登录阅读,点击跳转登录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