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卵巢癌皮肤转移1例

Tags: 卵巢癌  皮肤  转移  更新:2019-8-21
卵巢癌复发率高,约2/3的患者于初次治疗后 2~3年内复发,最常见的复发部位为盆腔,皮肤转 移较少见。目前关于卵巢癌皮肤转移国内外报道 均较少,2016年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收治1例卵巢 癌皮肤转移患者,现报道如下。

1 病历摘要

患者70岁,2013年7月因腹胀就诊于滨州医 学院附属医院,行腹水细胞学检查发现癌细胞,各 项检查完善后考虑卵巢癌,行TP方案(紫杉醇 240mg+顺铂120mg)静脉化疗2周期,于2013-1006行全子宫+双附件+大网膜+阑尾切除术+盆腹腔 转移灶减瘤术,为满意的肿瘤细胞减灭术,无肉眼 可见病灶残余,术后病理证实为双侧卵巢浆液性 腺癌Ⅲ期。术后患者及家属拒绝化疗,自行口服 中药治疗(具体不详),定期复查,于2014-09-10复 查时发现CA125(462.8U/L)较术前(14.87U/L)升 高,行CT检查提示腹腔、腹膜及腹膜后淋巴结肿 大,肝右叶低密度灶。遂就诊于苏州大学附属第 一医院行TC(紫杉醇240mg+卡铂600mg)方案静 脉 化 疗 10 周 期 。 化 疗 结 束 后 CA125 仍 较 高 (928.3U/L),且出现脐部肿物,呈菜花样,直径约 4cm,继而行脐部肿物切除术,术后病理为:浸润性 低分化癌,符合卵巢浆液性腺癌累及。术后继续 给予环磷酰胺800mg+表阿霉素90mg+顺铂90mg 全身静脉化疗2周期,异环磷酰胺+表柔比星(具体 剂量不详)静脉化疗5周期,多西他赛+卡培他滨 (具体剂量不详)静脉化疗1周期,第8次化疗结束3d后(2016-08-10),腹壁皮肤出现肿物,质硬、色 红,起初散在分布于左下腹壁皮肤, 3个月内迅速 增长布满下腹部至腋中线以及大腿,表面有黄色 液体渗出,伴恶臭(见图1)。为求进一步诊治,患 者于2016-11-07就诊于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取腹 壁肿物活检送病理示:腹壁查见转移低分化腺癌, 考虑为卵巢癌转移(见图2)。以“卵巢癌术后皮肤 转移”收入妇科治疗。

体检及辅助检查:全身浅表淋巴结未触及明 显肿大,下腹部至腋中线及大腿上侧布满红色质 硬肿物,表面凹凸不平,覆盖灰白色脓苔,触之易 出血。CA1251099U/L。盆、腹腔MRI示:卵巢癌 并肝脏、腹膜、腹膜后、胸腹壁肌肉及右侧肋软骨 多发转移,下腹前壁及双侧股部皮肤、臀肌、盆壁 肌肉多发异常信号,考虑为转移癌,膀胱及直肠转 移不除外,盆腔及双侧腹股沟区多发肿大淋巴结。 诊断:卵巢癌多发转移(皮肤转移)。 治疗:患者入院后请相关科室会诊,烧伤整形 科建议保持创面清洁干燥,抗生素及营养支持。 放疗科不建议行放疗,化疗科建议行吉西他滨单 药化疗,但患者曾有卡培他滨过敏史,改行培美曲 塞二钠0.8g+卡铂400mg静脉化疗1次。患者及家 属拒绝继续治疗,于2017-03-14因肺部感染及恶 病质于当地医院死亡。



2 讨论

卵巢癌是女性生殖系统常见恶性肿瘤之一, 由于卵巢处于盆腔深部,病变早期难以发现, 60%~75%的卵巢癌患者就诊时已属晚期[1]。卵巢 癌进展迅速,主要通过直接蔓延、腹腔种植及淋巴 发生转移。血行转移较少,其通常转移至实质器 官,如肝、肺、骨等[2]。发生中枢神经系统、心包、皮 肤转移者极少,其中皮肤转移的发生率为1.9%~ 5.1%[3-4]。Krathen等[5]学者进行的一项Meta分析 显示,689例因肿瘤发生皮肤转移的患者,仅有 3.8%是由卵巢癌原发进展而来。 卵巢癌发生皮肤转移的途径包括直接蔓延、 淋巴转移及手术时肿瘤细胞的种植。如转移灶见 于切口处皮肤或邻近组织,如脐周,则医源性播散 可能性大[6]。本例患者曾先于脐部出现肿瘤,考虑 医源性播散的可能性大。卵巢肿瘤的组织学类型 对皮肤转移的发生也有一定影响,其中浆液性乳 头状腺癌发生皮肤转移相对较多,而该患者术后 病理亦证实为浆液性腺癌。皮肤的转移灶通常为 散在的皮肤和(或)皮下的丘疹、斑丘疹和结节,也 可表现为皮炎样、皮肤蜂窝织炎样、菜花样、疱疹 样和皮肤穿孔样等形态[7]。该患者起初皮肤转移 病灶表现为散在的斑丘疹及小结节, 3个月内迅速 发展为广泛菜花样肿物。因此,卵巢癌的患者若 无其他明显诱因出现皮肤小结节或皮炎样皮肤改 变,需考虑到皮肤转移的可能性。

皮肤转移灶多局限于下腹部皮肤,且通常在 原手术切口瘢痕处[8],也有发生在腿部、胸部、乳 房、甚至是头部皮肤的病例[9-10]。该患者除下腹部 广泛病灶外,大腿部亦存在皮肤转移病灶。有报 道显示,通常从诊断卵巢癌到发生皮肤转移的间 隔时间为42~44个月[9,11],也有研究提示发生皮肤 转移的时间中位数为31.9个月(4~77个月) [4]。本 例从诊断卵巢癌到发生皮肤转移的时间约为35个 月。 卵巢癌发生皮肤转移的患者预后差,发生皮 肤转移后的生存期通常为3~18个月,平均约6个 月[12]。Abbas等[7]报道的病例诊断为皮肤转移的存 活时间约为4个月。Charalampidis等[13]报道了2例 皮肤转移的患者,第1例患者存活时间约为1年, 第2例患者发生皮肤转移后2年仍存活,本病例患 者发生皮肤转移约7个月后死亡。关于卵巢癌皮 肤转移患者的治疗,目前没有标准的治疗方案,尽 管手术技能不断提高、满意的肿瘤细胞减灭术比 例不断增加、新的化疗药物以及各种不同方案的 配伍和组合的尝试,但对晚期卵巢癌患者的5年生 存率无根本的改善[14]。其治疗主要依赖于患者的 一般情况、主观症状和病变的客观体征。一些研 究已经提出治疗局部转移病灶的方法,如手术切 除、电凝以及红外线光疗法等。对于局部皮肤的 转移病灶,手术有帮助。然而,皮肤转移一般发生 于卵巢癌晚期,通常合并有腹腔内其他部位的转 移,对于这种广泛转移的患者可先行姑息性化疗, 但这类患者通常已经进行了几种化疗方案的治 疗,这意味着其已对化疗药物产生了耐药性[15]。但这种化疗的价值主要在于对临床上估计难以进 行理想的肿瘤细胞减灭术的晚期卵巢癌患者,能 有效提高满意肿瘤细胞减灭率,降低手术并发 症[16]。对于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判定再次手术是 否能延长其存活时间至关重要,而不仅仅是单纯 的继续化疗。Cormio等[8]的研究表明,与只接受化 疗的患者相比,手术切除皮肤转移病灶后再行化 疗的患者平均存活时间更长。一项针对复发性卵 巢癌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的多中心研究表明,完 全切除病灶者生存期长于有残留病灶者(45.2个月 vs.19.7个月),只有完全切除病灶的二次肿瘤细胞 减灭术才对复发性卵巢癌患者有益[17]。本例患者 皮肤转移病灶广泛,且已发生出血、化脓,手术切 除目前不适用,化疗对其症状及体征的改善亦有限,可进行对症支持、姑息性治疗,尽量改善患者 的生存质量。

参考文献略。

原始出处:

刘 藤,刘 媛,卵巢癌皮肤转移1例[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9,35(8):951-953.
作者:刘藤 刘媛   来源: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相关推荐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