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斯医学MedSci APP
医路相伴,成就大医

Nature:【新冠】成千上万的科学家也加入到抗击新冠病毒的战役中来

Tags: 新冠肺炎  更新:2020-3-31

在那些检测仍然缺乏的地方——世界上大多数地方——考虑到他们的物资短缺,给公共卫生体系提供至关重要的帮助。当科学家们把他们的实验室无限期关闭之后,成千上万的科学家们尽他们所能自愿加入到流行病的救助工作中。

各大学都组织起来,研究者们都团结起来,共同致力于让号召的志愿者和接收到的医疗装备用到世界各地最需要他们地方去。“所有那些有技能的,目前突然一下子不工作的人都可以来,”柏林莱布尼茨淡水生态和内陆渔业研究所的分子生态学家Michael Monaghan说。

例如美国大学协会,它是建立在华盛顿的65个顶尖研究学院的联合,已经在推特上催促协会成员把自己多出来的个人防护装备捐赠给医院和医疗检测机构。许多人都响应了这一号召。

志愿者被组织起来

推特也是一个组织志愿者的平台。在纽约市西奈山的伊坎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Nadia Khan向该地区的医院和检测机构提供了自己的专业知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现在就职于科学政策学院的前药理学家Alexandria Trujillo联合起来一起收集想要提供帮助的合格的科学家们的信息。

“当我们做电子预算表格的时候,我认为我们可能只能找到10个人,”Trujillo说,结果仅仅两天之内就有超过100人回应。她和Khan目前正在让那些需要志愿者的机构和报名的志愿者取得联系;3月24日,Khan开始了她在西奈山的第一次志愿者轮班诊断。

澳大利亚维也纳的一个儿童癌症研究所的的病毒学家Karin Kosulin停下了她的试验。她以前一直为治愈COVID-19做准备——在她的医院组建一个检测团队。她的部门主要是关注那些在他们医院当时没有检测出病毒,但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这样做需要定期对治疗这些病人的工作人员进行重复检测。但是随着他们检测能力的提升,他们可能也会采用其他的诊断样本。“世界各地都需要测试,”Kosulin说。并不是只有那些有生物医学背景的人才能帮得上忙。3月18日,在图卢兹的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生物物理学家Alfonso Pérez-Escudero,在西班牙马德里胡安·卡洛斯国王大学研究社会昆虫的生物学家Sara Arganda,在德国康斯坦茨动物行为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Daniel Calovi,他们发起了“群体对抗 COVID-19”的倡议。

背景:现在有大量高技能的科学家,愿意为这项抗疫事业贡献他们的时间和专业知识。从没有资源直接参与COVID-19的病毒学家到其他学科(生物信息学、图像分析、人工智能……)的研究人员。这是一个巨大的资源。

我们的建议:这是一项针对COVID-19研究人员的服务。他们只需要陈述一个愿望或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可以从一个需要执行的简单耗时的任务(例如转录数据,手工注释图像),到回答一个他们不擅长的技术问题,或者建立一个合作关系。他们只需要用几行字来解释他们的要求。然后,另一位科学家努力理解这个要求并使之成为现实。

当然,一切都是免费的。这个平台的工作要感谢在这些紧急时刻贡献时间和技能的科学家。

倡议的目的是将志愿者和需要帮助的研究人员联系起来。一周之内,他们集结了一支超过32000名科学家的团队,并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份求助请求,Pérez-Escudero说。

这些要求在性质上是多种多样的。但所有这些都来自COVID-19研究的前沿科学家,Pérez-Escuder说。到目前为止,该小组已经获得了一个流行病学小组的计算时间,组建了一个为一项临床研究进行文献综述的小组,并帮助一家医院获得了治疗患者的最新临床指南。

更多的检测

在其他地方,帮助COVID-19响应的指令来自高层。英国政府正在向各大学申请PCR仪,以便在白金汉郡的米尔顿凯恩斯建立一个大规模的、集中的检测设施。英国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的生物化学家马蒂亚斯?特罗斯特(Matthias Trost)正带头加强当地的检测设施。据他估计在他的大学里还有40台不符合政府规格的PCR仪,但是仍然可以用来检测冠状病毒。

在650多名志愿者的帮助下,有望在未来几周内建立并运行一个全面的筛查设施体系。

位于波哥大的哥伦比亚国立大学的生物化学家David Lopez Gonzalez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对志愿者的需求更加迫切。他担心有限的诊断和临床能力可能会妨碍国家应对疫情大爆发。“这种情况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采取的公共政策,最重要的是取决于科学界的意愿和努力。”

Lopez Gonzalez的实验室是全国范围内提高COVID-19在哥伦比亚测试能力的一部分。虽然他对关闭自己的实验感到失望,但Lopez Gonzalez说,他对自己为抗击流感做出的贡献感到自豪。“我整个学术生涯都在为这样的时刻做准备和学习。”

原始出处:

Giuliana Viglione. Tens of thousands of scientists are redeploying to fight coronavirus. Nature, 2020.

来源:转化医学网 

相关推荐

移动应用
medsci.cn © 2019